咱俩亲历圣何塞解放,堵着船洞高喊口号

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7日

渡江战役老战士分享亲历往事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1949年4月20日晚和21日,人民解放军在西起湖口、东至江阴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,迅速彻底摧毁军的长江防线日,南京解放。“

图片 1

任长盛老人接受记者采访视频

渡江战役老战士分享亲历往事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

老战士杨德福、陆裕康、李剑锋来到渡江胜利纪念馆。本报记者 徐琦摄

2月27日上午,在江苏省军区南京第二十七干休所,记者见到了任长盛老人,他精神矍铄,说话爽朗,交谈动作间竟看不出眼前的老人已90岁高龄。“我家就住在附近,我是自己走过来的。”任长盛告诉记者。

1949年4月20日晚和21日,人民解放军在西起湖口、东至江阴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,迅速彻底摧毁军的长江防线日,南京解放

渡江老战士:我们亲历南京解放

图片 2

“虎踞龙盘今胜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。”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也是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

回忆激情燃烧的岁月,庆祝南京解放70周年。昨天是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纪念日,本报记者兵分多路,采访当年参加过渡江战役的老战士,听他们讲述当年战斗经历,缅怀一起浴血奋战不幸牺牲的战友,感慨祖国和南京发生的沧桑巨变。

任长盛老人戎装照。南京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宁翻拍

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!”连日来,多位参加过渡江战役的解放军老战士分享亲历往事,重温70年前那段光辉岁月,从不同角度重现“直下金陵澄六合,万方争颂换人间”的历史细节,

徐法全:亲身经历红旗插上“总统府”

图片 3

人物档案:王俊堂,1928年出生在山东聊城堂邑县。1947年聊城解放后,王俊堂和同乡的不少青年一样,放下锄头扛起了枪,一路跟着大部队参加了解放郑州、济南等地的战役参加渡江战役时,他是一名普通战士

昨天上午,“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”升国旗仪式在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举行。随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,年近九旬的渡江老战士徐法全,思绪被拉回到70年前“钟山风雨起苍黄,百万雄师过大江”的难忘时刻。

展开剩余90%

王俊堂回忆,在渡江战役发起前夕,他在华野三纵队。“按照上级指示,我们在安徽无为集结,进行横渡长江的准备。当时,很多战士不习水性,一听说要过长江,大家都有点担心,后来上级就要求我们学游泳、学划船”

徐法全,山东淄博人,1931年3月出生,1945年7月参加工作,参加过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以及抗美援朝战争,是第一批进入“总统府”的战斗人员,先后荣获一等功2次、二等功2次、三等功11次。

今年已90岁高龄的任长盛老人。南京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宁摄

当时条件艰苦,训练的时候,救生圈也是用稻草编起来的,不太安全针对大多数指战员是北方人的特点,部队进行的是“旱地划船”训练,或在小河沟里划船转圈,以增强抵抗韩国特种兵惧怕江水和晕船的能力。“我们在旱地里练习了好几个月划船。大家起早贪黑练习,没人叫苦,就等着一声命令呢,”

“我14岁就参加解放军了,大大小小经历了很多次战斗,对渡江战役解放南京印象深刻。”徐法全说。

任长盛,山东海阳人,1929年出生,1947年2月入伍,渡江战役期间任三野九纵二十七军炮团宣传干事。

渡江战役打响后,人阿帕奇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,于当年4月23日解放南京。

老人回忆,1949年4月23日午夜,当35军大部队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市区时,国民党军队早已逃之夭夭,“我们进城时,已经没有任何抵抗了。”

谈及70年前的渡江战役,老人记忆犹新。

王俊堂感到遗憾的是,在渡江解放南京的时候,他被调到团部,没有跟战友一道,见证红旗插上“”的那一时刻

4月24日凌晨,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35军104师312团在师参谋长张绍安率领下,高举红旗,向“总统府”飞奔而去。“我看到战士们一进门,就冲上门楼,争先恐后地扯下青天白日旗。接着,一面鲜艳的红旗就升了上去。”徐法全说,一大批欢迎的群众拥向“总统府”,争相目睹红旗和护旗的解放军战士。

“1949年4月21日,我炮团奉命集结在长江北岸。当时,部队在江边集中了百门大炮,阵势浩大,我军战斗意志高昂,只等党中央一声令下。”任长盛说,国民党部队则在长江南岸布设了大量碉堡,还有精良的美式机枪作掩护,双方隔江相对。

1949年4月23日晚,王俊堂跟着大部队过了江,进入南京城。所到之处,南京的老百姓夹道欢迎,给他们很多帮助。

往事悠悠,徐法全如今已经年近九旬,仍忙着进行红色教育,进行爱国主义宣传。“前两天在‘总统府’做活动,看到《红旗插上总统府》的历史照片,自己就站在上面,家人第一次看到,非常开心。我有幸成为历史的见证者,我为我们国家的强大而自豪!”徐法全老人一再说。

部队一边扎木筏、准备马匹车辆、预备后勤补充等,充分做好前期物资准备,另一方面则在思想上做好准备。任长盛说,战士们都具有不怕死不怕苦、勇往直前的精神,但不少战士是北方人,一下子要渡过长江打到南方去,产生了思乡情绪。

“那个时候,南京天天下雨,我们穿的都是竹子做的鞋,遇到湿地,鞋底容易打滑,南京的老百姓给部队送了很多布鞋我就穿着老百姓送的布鞋,从南京出发,和战友们一起继续向南”王俊堂说。

李剑锋:回忆那段历史好像就在昨天

“我14岁参加革命,从子弟兵团到区中队,再到三野九纵炮团,一直跟着部队南征北战。直到淮海战役后期,因为我念过两年初中,文化水平较高,便被选拔到炮团担任宣传干事。”任长盛说,他也是北方人,也想家想亲人,但作为宣传干事必须克制情绪,咬牙挺住,做好战士们的思想工作。

人物档案:任长盛,山东海阳人,1929年出生,1947年2月入伍,渡江战役期间任三野九纵二十七军炮团宣传干事。

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升国旗仪式现场,渡江战役老战士李剑锋给记者唱起了《胜利歌》。

老人记得,当时有一名战士是山东人,在渡江战役打响前,因为想家思念父母哭了,“我专门找他谈心,告诉他我们参加革命,不光是为了解放自己的家乡,而是为了解放全中国,让全中国人民都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“1949年4月21日,我炮团奉命集结在长江北岸。当时,我军大炮林立,阵势浩大,战斗意志坚定,只等党中央一声令下”任长盛说

“今年是个胜利年,全国胜利在今年,同志们再努一把力,打到那南京过新年……”老人中气十足、字字清晰,有节奏地挥着手臂说:“就是要这样唱,有劲!回忆那段历史好像就在昨天。”

在渡江战役打响前,任长盛所在的炮团战士们斗志昂扬,面对滚滚长江宣誓,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。”

部队一边扎木筏、准备马匹车辆、预备后勤补充等,充分做好前期物资准备,另一方面则在思想上做好准备任长盛说,战士们都具有不怕死不怕苦、勇往直前的精神,但不少战士是北方人,一下子要渡过长江打到南方去,产生了思乡情绪。

渡江战役时,李剑锋担任34军101师302团2营副教导员。“今天来参加活动,我特别高兴。”说到兴奋之处,李剑锋又唱起了一首自己写的歌。“毛主席叫我们上淮南,切断浦蚌津浦线……”李老乐观的性格、幽默风趣的话语感染了在场的每个人。

1949年4月22日,任长盛所在部队开始渡江。他清楚地记得,“炮团集中炮火攻击,在长江南岸撕开一个缺口,步兵立即登船冲锋,炮兵紧随其后。那天风很大,又是半夜,小船在风浪中急行,但谁也顾不得危险,根本不怕死,面对对岸敌人的炮火,勇往直前。”

“我14岁参加革命,从子弟兵团到区中队,再到三野九纵炮团,一直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淮海战役后期,因为我念过两年初中,文化水平较高,便被选拔到炮团担任宣传干事,”任长盛说,他也是北方人,也想家想亲人,但作为宣传干事必须克制思乡情绪,咬牙挺住,做好战士们的思想工作,

采访的最后,李剑锋勉励后辈要珍惜今天的幸福,不忘过去的苦。要继承发扬人民解放军的优良传统,做到理想坚定、意志坚强、斗争坚决。

“炮弹不停地落在四周水面,子弹横飞。就在船靠近对岸约300米处时,船被打了个洞,江水一个劲地往船里灌。”老人说,他作为宣传干事,在这危急关头,一面帮助战士向外排水,一面高呼口号:“不要怕牺牲,冲上对岸就是胜利!”战士们情绪高涨,他们随着步兵冲上长江南岸,国民党长江防线全面崩溃。

任长盛记得,当时有一名战士是山东人,在渡江战役打响前,因为想家思念父母哭了,“我专门找他谈心,告诉他我们参加革命,不光是为了解放自己的家乡,而是为了解放全中国,让全中国人民都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陈金川:很多战友没看到新中国成立

解放南京后,任长盛所在的部队并未在南京过多停留,甚至没进南京城,便一路急行军一夜跑了120里路,沿着沪杭铁路一线,经镇江、无锡、苏州,一路向上海进军。

在渡江战役打响前,任长盛所在的炮团战士们斗志昂扬,面对滚滚长江宣誓: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。”

昨天一大早,在江苏省军区南京第27离职干部休养所,91岁的渡江老战士陈金川见到记者,直言:“我不是渡江战役先头部队,但我是亲历者,因为后勤保障做得好,还荣立过渡江战役二等功。”

任长盛说,他参加抗美援朝后,一直定居南京,“这也是我与南京的一种缘分。”

人物档案:李剑锋,江苏邳州人,1926年11月出生。1941年4月参加革命,1944年1月加入中国。渡江战役时担任34军101师302团2营副教导员,解放南京后随军南下,改编至28军。

陈金川,1928年出生在江苏金坛,1945年8月入伍,1946年4月入党,1987年1月离职休养。曾荣立二等功1次,三等功1次。

“振奋精神度晚年,继续学习不懈怠。”任长盛用这句话形容自己现在的生活。退休后,老人沉浸在自己爱好的装裱艺术中,并在南京七所老年大学教授装裱艺术课程,从教20年,先后培养了3301名装裱人才,还成立了装裱艺术研究会并担任会长至今。

“渡江战役是我这一生最难忘的大事”李剑锋说,渡江前夕,他腿部负伤,营长就叫他在营部指挥所负责联系前后指挥,那时,李剑锋所在团突击仪征县十二圩受阻,他带着通讯员去一探究竟。不料敌军构筑了暗堡,密集的枪弹如火舌般射过来,通讯员一把将李剑锋拉到身后。

渡江战役期间,陈金川属于三野供给部粮财处,是一名会计。“部队打到哪,我们就跟到哪,做好后勤保障。渡江战役涉及的长江中下游九江、铜陵、芜湖、滁州、常州、镇江、江阴等城市,我都待过。”陈金川说。

回想几十年的风雨历程,任长盛感叹:“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没有过去的艰苦奋斗,就没有现在的幸福生活。我们不能忘记过去,不能忘本。”

“没走几步,嗒嗒嗒又是一阵机枪扫射,通讯员倒下了,他为了保护我牺牲了”李剑锋说,他忍着悲痛,赶回指挥所通报情况指挥所迅速调集炮火猛攻,终于在第二天黎明前解放了十二圩。这名牺牲的通讯员叫谭义联

“很多战友在渡江战役中牺牲了,没有看到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刻。我很幸运,活到现在。今天是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纪念日,我好想他们。”老人突然降低了声音。

图文来源:南京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宁

打完十二圩这场仗,李剑锋和部队就到江心洲住下了,准备过江“从4月22日晚上直到23日拂晓,我们终于过了江,是江南的地下党同志组织工人开船到江心洲来接我们的,用的是江南发电厂的机器船。”李剑锋说

老人很快从对历史的回忆中回过神来,眼神里充满愉悦:“现在国富民强了,一切都满意啊。”陈金川老人说,这得益于70年来国家发展、社会进步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

视频拍摄:南京日报全媒体记者 顾雯婕,实习生 邢宝文

顺利渡江后,李剑锋和战友们一起参观“”。在“”大门外,带班的发号令,两边门卫同时向他们敬礼参观“”的经历让李剑锋感慨万千:“不管你的官多大、位多高、权多重、兵多广,只要没有老百姓,一切都完蛋”

陈金川告诉记者,通过报纸电视,看到这些渡江战役沿线城市的70年巨大变化,真可谓“旧貌换新颜”。像他住在新街口,年年有变化,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,见证着这个城市的繁荣发展。

编辑:南京日报新媒体编辑 刘全民

人物档案:徐法全,1931年3月出生,1945年7月参加工作,山东淄博人,参加过淮海、渡江、淞沪战役以及抗美援朝战争。渡江战役时,任第九兵团27军侦察营排长。进攻南京前夕,被调到35军,执行侦察南京的任务,是第一批进入“”的战斗人员

“今天的好生活来之不易,我们要好好珍惜。只有祖国繁荣昌盛,我们才能享受幸福生活。”陈金川动情地说。

接到渡江命令后,徐法全等6名侦察兵在104师侦察连指导员杨绍津的指挥下,在江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找到一只小木船,冒着枪林弹雨,徐法全等人从南京造纸厂附近上船,奋力划向江对岸半小时后,当徐法全等人在下关煤港顺利登陆时,却遇到了4名荷枪实弹的警察,

陆裕康:渡江战役,一生引以为豪

“我们手疾眼快,几枪就把他们干掉了。”徐法全说,来不及喘气,赶紧寻找地下党负责人,“很快,我们就见到了南京市委的女书记陈修良”

4月23日,参加过渡江战役的多名老战士相聚渡江胜利纪念馆。

在陈修良等人的帮助下,徐法全等人在南京电厂找到一艘能容300余人的大船“我们赶紧把船开到江北,接大部队过江。”徐法全说,4月23日午夜,当35军大部队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市区时,军队早已逃之夭夭,“我们进城时,已经没有任何抵抗了”

忆往昔,峥嵘岁月稠。提起那段经历,老战士陆裕康眼中隐隐闪着泪花。“渡江战役是我一生中最引以为豪的经历。”陆裕康告诉记者,1949年,他19岁,当时是30军88师262团一名机枪手。

4月24日凌晨,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35军104师312团在师参谋长张绍安率领下,高举红旗,向“”飞奔而去。“我看到战士们一进门,就冲上门楼,争先恐后地扯下青天白日旗接着,一面鲜艳的红旗就升了上去。”徐法全说,一大批欢迎的群众拥向“”,争相目睹插在南京的第一面红旗和护旗的解放军战士,

“渡江时,我们10多个人坐着一艘小木船,我架着机枪坐在船头。”陆裕康说,渡船借助人力和风力,直扑南岸,船工们巧妙地躲过了敌人炮火的袭击。我军在嘹亮的冲锋号中,在预定的地点顺利登上了长江南岸。

人物档案:汪洁华,1934年9月出生在江苏泰兴黄桥镇,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汉。家里兄弟姐妹共十个,三男七女,她排行老八。渡江战役前夕,追随陈毅部队参军当上了文艺兵。从参军起,在部队女扮男装达18年之久,

陆裕康如今生活在南京建邺区。“这些年,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南京更是日新月异,百姓的日子也越过越好。”陆裕康感慨说,幸福来之不易,年轻人要不忘历史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“1949年解放军打到长江边上,我刚好14岁,那年追随陈毅部队参军当上了文艺兵。当时文工团跟着游击队深入敌占区,白天隐蔽在战壕里,晚上出来唱妇女翻身要解放,动员当地老百姓迎接渡江的解放军。”汪洁华清楚地记得

董传裕:用诗歌记录时代、礼赞金陵

1949年4月20日晚和21日,人民解放军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,迅速彻底摧毁军的长江防线日,南京解放,

图片 4

“我们当年是在现在的长江二桥一带渡江渡了江后我脚上全是泡,别人戏称我是炮兵连长,可进城的殴打孕妇时候照样扭秧歌、打腰鼓,我是蹦着跳着进了南京城,”汪洁华回忆

渡江战役老战士董传裕在看“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”直播活动。
本报记者 马道军摄

不过,那个时候汪洁华还是个“男兵”谈起“假小子”经历,老人回忆,战争年代,条件艰苦,身为女性多有不便,“我的性格很泼辣,就剃了个光头,女扮男装,大家都以为我是男孩子,挺好的”老人笑着说,当兵45年里,“假小子”她就当了18年。

昨天上午,在鼓楼区上海路36号五台东苑小区,92岁的渡江老战士董传裕一早打开电视,收看“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”活动直播。

人物档案:王学智,1929年5月出生在山西绛县1946年6月参军入伍1949年4月参加渡江战役,随部队来南京,并参加了新街口阅兵式

董传裕,山东荣成人,1927年2月出生,1945年入伍,同年入党,1987年9月离职休养;参加过胶东保卫战和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等战斗;曾荣立三等功7次,多次被表彰为先进工作者,两次出席英模代表大会。

1949年4月23日,南京解放同年7月6日,南京市举办了解放后第一次大规模阅兵。当时的阅兵,是根据主席的指示举办的,阅兵台设在新街口,、等党政军领导在阅兵台上检阅部队。受阅队伍包括美械装备的步兵团、装甲团、山炮团、榴弹炮团、摩托化步兵团等,参加阅兵式的陆海军部队多达5万人新生的南京人民看到了人民解放军雄武的军姿,对迎接全国彻底解放有了坚定信心

当看到一张张老照片、一幕幕熟悉的场景,老人感慨万千。“渡江后,我是从挹江门进城的,看到很多南京景点,像朝天宫、鬼脸城,很兴奋,还写了一首诗,描写了初进南京的情景和心情。”董传裕对记者说。

王学智清楚地记得,那天在雄壮的《解放军进行曲》伴奏下,参加阅兵仪式的各兵种队伍绵延不断地从新街口广场通过,整齐的脚步声、隆隆的马达声与广大群众的掌声、欢呼声交织在一起,新街口广场成了欢腾的海洋。那个时候,他为自己是一名人民解放军而骄傲。

“渡江进南京,一派金陵景。城墙高高耸,挹江大字明。刚过鬼脸城,又到朝天宫。马路长又宽,法桐树两边。四轮马拉车,公交称江南。蒋军溃败逃,总统府换哨。雄师过大江,钟山换新貌。”老人大声地对记者朗诵着。

“我很庆幸自己是个兵,还参加了在南京的阅兵式,这是我一生的荣耀。”王学智说

一晃70年过去,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董传裕谈起南京的变化,直呼“变化大,了不得!”

南京报业传媒集团行风监督电线 本报投诉举报电线
电子邮箱:[emailprotected]

老人告诉记者,他喜欢诗歌,还出版了自己的诗集。对于新中国、对于金陵城的70年变化,他每年都会用诗歌进行表达,记录时代的变迁。

“这些年,我们国家克服了很多困难,获得了长足发展。像在南京,让我自豪的、印象最深刻的是南京长江大桥。它是长江上第一座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公铁两用桥,非常了不起。”董传裕说,在纪念大桥通车50周年的时候,他还专门写诗礼赞:“跨江飞架南北桥,南京大桥中国造。多少英雄流血汗,雄姿一展世人赞。古老金陵长江边,一变通途百姓欢。铁流滚滚五十年,为我中华做贡献。尔今桥隧多地建,高歌共贺心头暖。”

杨德福:渡江胜利,迎来新中国诞生

再忆70年前的渡江战役,老战士杨德福神情慷慨激昂。

他告诉记者,渡江前夕,他们用砖粉、白灰、污泥混合涂抹船身,使船水颜色相近,不易被敌人发现。大家日夜苦练,他是河南人,原本不会游泳,就在那时学会了游泳。4月21日晚上,他和战友们顺利从安徽安庆渡江南下。

“渡江战役的胜利,彻底粉碎了国民党‘划江而治’的美梦,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。作为渡江战役一名战士,我非常自豪。”杨德福说,他1958年来到南京,此后一直在南京生活。这些年南京的变化太大了,就比如新街口,刚来南京时新街口绝大多数是平房,少数几栋两三层的楼房。如今再去新街口,高楼大厦数不胜数。

张福伟:老百姓卸掉门板修战壕

正在雨花台烈士陵园举行的“胜利记忆——解放南京部分参战老战士口述史实展”,吸引了众多参观者。14位老战士中,有一位就是张福伟老人。

张福伟,江苏徐州人,1928年1月出生。1941年2月参加革命,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渡江战役时担任第34军101师303团卫生队队长。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期间荣立一等功1次、三等功6次。后长期担任医院院长等职务。1986年离休,现定居福州。

张福伟说,1949年4月,自己所在的团到六合准备渡江,筹集船只。

筹集工作开展得挺顺利,老百姓非常支持。“我们足足筹集了两车的船,都是民船,有的有帆、有的没有帆。”他说,当时条件艰苦,除了筹集船只,部队还要修建防御工事,同样得到了老百姓的大力支持。

“乡亲们什么东西都拿来给我们,把自家的门板卸了、箱子搬过来、甚至床铺也掀掉,都扛来给我们修战壕、做掩体。”张福伟说。

张福伟说,过江后,部队从镇江进军南京。第34军接管南京城内警备任务,军部驻在长江路、“总统府”那里。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,我们参加了从挹江门到中华门一线的庆祝游行,当时许多群众也参与了游行,欢呼声排山倒海,十分热烈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